想为国锡建魔仙堡。

【国锡】颈部吸引
真的很久没写东西了orz,现在终于闲下来了。
这是之前看到饭拍过后的一个兴起的脑洞。看到这两只在一起我就觉得很甜很可爱啦。

立誓

等首尔演唱会完了,然后补完作业。春假左右一定重新开始码文😭不能懒

【探】第七章

(今天的我才发觉车文发不了lofter了orz算了我也不会开车。)

【探】 第六章

田柾国万万没想到那句表白会是郑号锡先说出来。他愣了快一分钟。一直愣到郑号锡红着脸大喊老板买单。
还没等田柾国开口,郑号锡就付完帐就起身说走了。
郑号锡在前面走得很快,田柾国则拿着一袋子钱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两个人一路上没有说一句话。

郑号锡现在只想把田柾国的那段记忆毁掉,心里盘算着一会儿怎么忽悠田柾国关于他突如其来的告白。他觉得自己脑袋是瓦特了。根本没有思考就直接蹦出来那句话了。
他当时看着田柾国的那双眼睛,像魔怔了一般。郑号锡安慰自己,这不能怪自己,全都是酒惹的祸。
他现在满脸通红,所以快步走前面也是不想让田柾国发现。

而田柾国在后面,脑子里也全进不去东西。他是没想到郑号锡会喜欢他。他也不知道郑号锡的喜欢是不是和他的喜欢是一样的喜欢。郑号锡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田柾国心跳得快蹦出嘴巴。
田柾国是个理智的人。当时他确实是愣住了,但是在那一分钟,他好像把整个未来都考虑了一遍。田柾国没谈过恋爱更没遇到过被表白,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只会呆住然后任凭郑号锡开始闹脾气。
但他自己还没做好准备,因为其实田柾国的顾虑还是太多。他也担心两个人真的可以永远在一起生活下去吗。即使告诉郑号锡了他也喜欢郑号锡,零恋爱经验的田柾国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和郑号锡交往。但是看到前面那个背影,田柾国忍不住就想上去紧紧抱住,让他只属于自己。

他确实这么做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遇见了郑号锡,田柾国的克制力好像变弱了太多的多。
比如趁郑号锡睡着,盯着他看很久,顺便偷偷地占点便宜。
比如明明一直有洁癖的他,会吃郑号锡吃剩下的面包。
再比如他从来不浪费一分一秒,但是和郑号锡在一起的时候,发呆他也愿意。
他能感觉到怀中的人僵住了。看不郑号锡的表情,于是田柾国自己想象了一下郑号锡错愕的样子,不由得轻笑。

“田柾国。你干什么啊。”郑号锡开始想挣脱田柾国的怀抱。可是他浑身软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其实他一时贪恋了这极富有安全感的怀抱,想要时间暂停在此。

“郑号锡,你听好了。我们认识的时间确实不长,一周多几分钟吧。可我脑子里已经忘记了遇见你之前是怎么活的了。今年九月一日我才开始了我真正的人生。我也特别喜欢你。我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太唐突。但是这句话本来该我先说的。我也有担心过我们将来会怎么样,可是除了和你一起生活,我眼里已经看不到其它结局了。”把郑号锡身子扳正对他。郑号锡的脸已经烧得发烫,田柾国冰凉的双手扶了上去:“我大概是疯了吧。”

郑号锡还没来得及回答田柾国那一长串告白,嘴巴就被堵住了。田柾国甜甜的味道,让郑号锡闭上眼睛享受,双手不由自主地搂紧了那个双唇紧贴着自己嘴唇的男人。

我已经开始期待和你的未来了。

-TBC

【探】第五章

坐在回家的公车上,郑号锡兴致勃勃地啃着从光姨那里顺走的馒头。
田柾国坐在郑号锡后面的位置,盯着前面摇晃的脑袋,盘算着今后的打算。
“号锡哥,你平时都干些什么工作啊?”
“我?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
“那以后我就跟着你做事吧。”
“我做的可不是什么好事。”郑号锡并不愿意让田柾国跟着他做哪些偷鸡摸狗的事。一来田柾国一看就是个好孩子,跟着自己怕是会误了他,二来则是担心田柾国做事不麻利,倒给自己添麻烦。

可是最后郑号锡还是没有敌过田柾国的死缠烂打。郑号锡正色警告了田柾国自己所谓的工作就是偷摸坑骗。结果田柾国不但无所谓,反而表现得兴趣盎然。无奈之下,郑号锡只能选择带着田柾国先干一票。

计划是郑号锡很早就做好的,时间选在了五天后,目标定的是一个主城的工薪族。郑号锡伪装成推销保险的。顺利的话,半年的伙食费就不用愁了。现在多了个田柾国,郑号锡安排他假装自己的客户,来个偶遇。这样子安排没什么风险,还可以使得郑号锡这个推销员更有可信度。


在行动之前,郑号锡带着田柾国去了趟市场买了些吃的和崭新的西装。西装是给田柾国的,乍一看很不错,其实线条都缝得歪歪扭扭。
田柾国逗郑号锡,问他穿上西装看起来是不是就比哥大了。郑号锡毫不客气地一掌拍向田柾国脑袋,说了句想的出来。
田柾国笑着摸了摸脑袋,顺手提过郑号锡手中装着食物的袋子,往外走。
看着那个挺拔的背影,郑号锡承认,穿上西装的田柾国,有种不一样的魅力。如果田柾国没有离家出走,或者等田柾国那天想通了想家了选择离开,那十年过后的他一定穿着好千百倍的西装,在人群中也散发着光,站在他怎么望也望不见的位置。想到这里,郑号锡心堵了一下,眼泪竟然差点掉下来。


出发去主城前,田柾国就十分激动了。这是他第一次做坏事,在他看来,就像电影里特工执行任务一样刺激。现在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跳跃。他像嗜血一般舔了舔自己嘴唇,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叫向往的感情。
更重要的是,第一次做这种坏惨了的事,是和郑号锡一起的。
“郑号锡,你现在可真是我人生中最特别的男人了。”田柾国心想。


这次“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在田柾国的协助下,郑号锡没花多少功夫就成功骗到一大笔钱。虽然数目没有田柾国书包里的钱多,可是已经足以让郑号锡做起美梦。
郑号锡很久没觉得自己这么顺利过,于是带着田柾国去夜市吃了个夜宵。
郑号锡给田柾国和自己点了酒,菜还没上,郑号锡就大口大口喝起来。
“没看出来嘛,你小子还是个演员。”
田柾国自嘲的笑了笑,可不是吗,他从小就扮演着一个乖小孩的角色。“你知道吗,角色扮演这种游戏,刚开始很是新鲜。可是如果一直扮演着同一个角色,真的很累。”说完田柾国就把杯子里的烧酒一口送进嘴里。
郑号锡不傻,他知道田柾国在说自己。其实郑号锡对田柾国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有着什么身份背景,一直感到非常的好奇。可是田柾国不说,他也不好意思去问。
“我的命运从小就注定了要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现在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将来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我喜欢什么,我想要什么,都是不被允许的。我所做的,都是父亲母亲想要的喜欢的。”
“啧啧,那可真惨。”郑号锡对于这些富人家的思想真是搞不懂。他自己的理念就是生活就得过自己想要的样子啊。
“所以我逃出来了。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做这么出格的事。被我父母知道了,肯定不会被原谅的。不过我现在不在意了。因为现在的我很开心。我的未来现在是个未知数。我不再是以前那个田柾国了。”田柾国看向郑号锡,“哥,我现在真的挺幸福的。特别是跟你在一起。我还没这么相信过老天会赐予我好的命运。可是遇见你,我才觉得我还是被老天爷宠幸的。这估计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了。”
“突然,这么正经地告白干什么。”郑号锡有点不好意思。他不是没被告过白,不过像田柾国这样的男孩子,这还是第一次。
郑号锡喜欢过以前住隔壁的隔壁的一个姑娘,后来有一天那姑娘出去买了菜,就再也没有回来过。郑号锡不知道自己对田柾国是什么感情。第一天见面,就鬼使神差地让田柾国住进了自己家。第二天,更是像中邪了一样带着田柾国去过生日。也许是生活中多了这么一个人,自己多了点乐子?不过他也承认,自己对于田柾国的存在,是不讨厌的,反而有些喜欢。和他呆在一起不用计较什么,也不用担惊受怕。他曾害怕别人对自己的亲近,可是这个毛病好像对田柾国失效了。
仅仅是这一周的相处,郑号锡好像有点离不开田柾国了。
郑号锡盯着田柾国清澈的大眼睛,心跳开始不由地加速。
“我好喜欢你。”

-TBC

【探】第四章

郑号锡先带着田柾国坐了一个小时车去了城市的另一个区,把美元换成了Z国的货币。因为郑号锡住的那一片区的人,钱都没有,更别说外国币了。那个地方都没有银行可以换钱。
郑号锡没少来这个区。相比贫民窟,这个区稍微好那么一点点,不仅有银行,还有一些味道不错的小餐馆。郑号锡咬了咬牙,准备就在这儿给田柾国过生日了。毕竟田柾国没少给郑号锡钱,人家十八岁生日还是要好好过一下。
郑号锡把田柾国带去了一个他有了点钱就会去的馆子。那家馆子的菜可能不是最好吃的,但是郑号锡这嘴就只吃的舒服这一家。
“哎哟,小锡又来了。”老板是一位年有60的老奶奶,这家店就她一个人,做饭,收钱,打扫,都归她一个人管。
“诶光姨。”郑号锡挥了挥手。挑了个位置坐下。
“怎么还有个小朋友啊。”光姨把碗筷和小菜摆上桌,看到了郑号锡身边还有个田柾国。
“这是我屋子里的租客弟弟。还是我常吃的那几样吧,肉来双份,今天是我弟生日我得让他吃饱了。”
光姨笑着打量了一下田柾国,说:“真是俊俏。也难怪,小锡也这么俊,弟弟当然也俊了。小朋友,叫啥名字啊。”
“田柾国。”田柾国礼貌地笑了笑。
“好听,好听。”光姨念着这个名字,笑着准备饭菜去。
“光姨又糊涂了,以为咋俩亲生的呢。”郑号锡拿起筷子,开始挑着小菜吃。“不过你也挺帅的,说是你哥我也不吃亏。”
田柾国微微笑了笑。
郑号锡突然想到什么,放下筷子说:“你等一下,我去办点事。”说着就快步跑了出去。

郑号锡刚刚坐在那里,想来想去都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突然想到了,生日怎么可以没有蛋糕和礼物?自从父母去世后,郑号锡再也没有收到过礼物,也没吃过生日蛋糕。于是他跑去了最近的一家服装店,问老板买了几双袜子,再去蛋糕店买了个小得不得了的蛋糕。
当他回到餐馆的时候,菜已经上齐了。田柾国还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也没动筷子。
“怎么不先吃?”郑号锡把一口袋东西放在一旁的椅子上。
“你不是还没回来吗。”田柾国习惯好,在家里都是父亲动筷了他才开始吃东西。
“还挺乖。那吃之前,看我买了什么。”郑号锡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拿出包装好的小蛋糕。“生日嘛,就得吃蛋糕啊。还有,这一口袋袜子,是送你的生日礼物。想不到送什么,就买了最便宜的。对了我告诉你,我买的时候打折呢,这么几双袜子加在一起还不如这蛋糕。”郑号锡笑眯眯地在那里陈述着。
田柾国拆掉包装盒,看着里面的不如巴掌大的小蛋糕,鼻子有点酸。往年来,他的生日不过是父母用来扩展交际的日子。一堆他根本不认识的人聚在一起,为了给他过生,真是可笑。五层的生日蛋糕从来都是摆设,根本没人去吃。他也收过无数生日礼物,有价值连城的画,也有镶满钻的手表。可这对于十几岁的田柾国来说,都还不如郑号锡的这几双袜子。
“你知道,送袜子代表什么吗?”田柾国吸了吸鼻子,眼睛泛红,不敢抬头看郑号锡。
“”什么意思?“
我要跟着你一辈子。
这也是田柾国在高中时偶然听人说的,居然就这么一直记着了。
”喂,你这家伙。不会感动哭了吧?“郑号锡站起来向田柾国伏过身子,把他头扳起来。”还真哭了!“
田柾国死忍住没掉眼泪,可是眼睛的红暴露了他的感情。”才没有。”他整理了一下感情,开始理直气壮。
郑号锡没想到自己轻微的示好能让田柾国哭,竟然有点欣慰,同时又觉得田柾国这个人可真是可爱。
“这么就哭了。我说你,还挺好泡的。”
“那你是在泡我吗?”
郑号锡没想到田柾国会这么问他。愣了一下就开始大骂:“神经病啊你!谁泡你了!”
“你不是说你自己不是好人吗,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我,你给了这么多钱,我不对你好的我会遭报应行了吧!”郑号锡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开始把饭往嘴里送。“少说这些有的没的。快吃饭。”


这顿饭田柾国吃得特别香。而且看着郑号锡炸毛,他莫名其妙的开心。
我喜欢他。田柾国边吃边把自己的心分析了个遍。
这个喜欢,田柾国不知道怎么给他下定义。他没喜欢过人,除了摄像,他就没有对其他任何人事物有过喜欢这种感情。他不清楚这是因为郑号锡是他出走遇上的第一个人,而且这个人对他还不错的感激的喜欢,还是因为郑号锡给他过了一个让他第一次这么满足的生日的像家人般的喜欢,还是说...
田柾国没分出来。他想着,郑号锡好像做什么他田柾国都挺喜欢的,即使是抢了他的泡面,即使是骂他神经病。
所以田柾国心想,不管是那种喜欢,我都喜欢他了。
想着这个事实,田柾国嘴角不由得上扬。他偷偷瞄了一眼正在夹菜的郑号锡,真是喜欢。

-TBC